万博娱乐网址

经典微小说:母亲挨的那巴掌

  07:19:56树荫下的事

  

当我16岁的时候,我考上了县中学。她是该镇唯一入读县中学的学生。

我父亲因为在建筑工地上工作而摔断了腿,他再也不能出去工作了。他依靠母亲的微薄收入来耕种,并到县里做零工以维持家庭生活。学费全部由乡镇帮助。

在西莱县城,我看到这个城市的同学们穿着华丽而有魅力,吃着各种小吃,玩着新奇的玩具。我很嫉妒,充满自卑,经常讨厌为什么我不是出生在这个城市。

有一次,我的同学带我去了网吧。我从未碰过电脑,突然进入另一个世界。没有阻力,我很快陷入陷阱。

自从我开始沉迷于网络游戏以来,我母亲每月的生活费用已经捉襟见肘。我会打电话给妈妈每隔一周寄钱。

每当我看到母亲时,她都觉得自己比上一次更瘦更老,心里充满了尴尬。然而,当我进入虚拟世界时,我会在现实生活中留下所有的痛苦。

有一天,我打算偷偷溜出去玩游戏。谁知道如何触摸口袋,只留下几个钢镣,打电话给母亲,母亲要我去学校后面的小巷等待她下午的课外活动。

下午,我去学校找我妈妈。当我到巷子里时,我听到巷子里传来一阵声响,听到母亲的声音:“这显然是我先看到的。

“你这个疯女人,不要看这个地方是谁?”你敢抓我吗? “一个激烈的声音来自一个激烈的声音。似乎有人正在撕毁一些东西。我戳了戳我的头,看到我的母亲正在与一个中年男子竞争一个大纸箱。

我冲了上去,想帮妈妈拿回纸箱。 “尴尬”,母亲脸颊上的一声响亮的耳光,母亲站在脸上,被完全殴打。那个男人抓住机会抓住纸箱。转身跑了。

我突然感到满脸都是血,耳光似乎打在了我的脸上,又热又热。

我想打那个男人追赶,但母亲抓住了我: “不要抓住他,惹恼他,然后我不能捡到这个孩子的废物”

“无论谁让你拿起垃圾,如果我的同学看到它,就把死人扔掉!”我激怒了我的母亲。

“你最近没有足够的生活。我担心你营养不良,并且会出售一些废物补贴。”

母亲低声说道,我带着泪水看着妈妈,站在寒风中,灰白的头发在乱七八糟地飞舞,我突然掏出一张嘴,转过身跑,母亲对我大喊,我没有回应。

那天晚上我没有去教室自学,一个人在操场的角落里哭着关掉宿舍里的灯。

从那时起,我就变成了一个人。我早上起来背诵英语单词,认真听课,并在课后提出了很多问题。教室和宿舍在晚上关闭。我还在走廊里看书。我在闲暇时间去找学生。丢弃的瓶子,空纸箱和旧书包都被卖掉了,完全无视学生的奇怪眼睛。

从那时起,我再也没去过网吧。我母亲的一记耳光一直是我内心的痛苦,我不能放过它。

那年的高考,我成了该县的高考冠军。在高考的优秀学生报告会上,我作为学生代表发言并讲述了经历。我看到观众中有很多人在哭。

在演讲结束时,我说:“母亲的耳光,唤醒了无知的我,让我感到羞辱,知道如何感恩。我希望冷门的学生不要像我一样绕道而行,知道改变家庭的命运。负担在我们肩上!“

当我16岁的时候,我考上了县中学。她是该镇唯一入读县中学的学生。

我父亲因为在建筑工地上工作而摔断了腿,他再也不能出去工作了。他依靠母亲的微薄收入来耕种,并到县里做零工以维持家庭生活。学费全部由乡镇帮助。

在西莱县城,我看到这个城市的同学们穿着华丽而有魅力,吃着各种小吃,玩着新奇的玩具。我很嫉妒,充满自卑,经常讨厌为什么我不是出生在这个城市。

有一次,我的同学带我去了网吧。我从未碰过电脑,突然进入另一个世界。没有阻力,我很快陷入陷阱。

自从我开始沉迷于网络游戏以来,我母亲每月的生活费用已经捉襟见肘。我会打电话给妈妈每隔一周寄钱。

每当我看到母亲时,她都觉得自己比上一次更瘦更老,心里充满了尴尬。然而,当我进入虚拟世界时,我会在现实生活中留下所有的痛苦。

有一天,我打算偷偷溜出去玩游戏。谁知道如何触摸口袋,只留下几个钢镣,打电话给母亲,母亲要我去学校后面的小巷等待她下午的课外活动。

下午,我去学校找我妈妈。当我到巷子里时,我听到巷子里传来一阵声响,听到母亲的声音:“这显然是我先看到的。

“你这个疯女人,不要看这个地方是谁?”你敢抓我吗? “一个激烈的声音来自一个激烈的声音。似乎有人正在撕毁一些东西。我戳了戳我的头,发现我的母亲正在与一个中年男子竞争一个大纸箱。

我冲了上去,想帮妈妈拿回纸箱。 “尴尬”,母亲脸颊上的一声响亮的耳光,母亲站在脸上,被完全殴打。那个男人抓住机会抓住纸箱。转身跑了。

我突然感到满脸都是血,耳光似乎打在了我的脸上,又热又热。

我想打那个男人追赶,但母亲抓住了我: “不要抓住他,惹恼他,然后我不能捡到这个孩子的废物”

“无论谁让你拿起垃圾,如果我的同学看到它,就把死人扔掉!”我激怒了我的母亲。

“你最近没有足够的生活。我担心你营养不良,并且会出售一些废物补贴。”

母亲低声说道,我带着泪水看着妈妈,站在寒风中,灰白的头发在乱七八糟地飞舞,我突然掏出一张嘴,转过身跑,母亲对我大喊,我没有回应。

那天晚上我没有去教室自学,一个人在操场的角落里哭着关掉宿舍里的灯。

从那时起,我就变成了一个人。我早上起来背诵英语单词,认真听课,并在课后提出了很多问题。教室和宿舍在晚上关闭。我还在走廊里看书。我在闲暇时间去找学生。丢弃的瓶子,空纸箱和旧书包都被卖掉了,完全无视学生的奇怪眼睛。

从那时起,我再也没去过网吧。我母亲的一记耳光一直是我内心的痛苦,我不能放过它。

那年的高考,我成了该县的高考冠军。在高考的优秀学生报告会上,我作为学生代表发言并讲述了这段经历。我看到观众中有很多人在哭。

在演讲结束时,我说:“母亲的耳光,唤醒了无知的我,让我感到羞辱,知道如何感恩。我希望冷门的学生不要像我一样绕道而行,知道改变家庭的命运。负担在我们肩上!“